正在加载数据...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苏州平江中学>> 学生园地>> 经典诵读>>正文内容

经典诵读

初二年级部学业功勋表彰仪式暨橙果级部2015年发展规划报告会

2015年3月6日下午4点,艺体楼报告厅内人头攒动,气氛热闹而庄重。初二年级部学业功勋表彰仪式暨橙果级部2015年发展规划报告会在此隆重举行。校领导为李翔宇等19名学业标兵颁发了功勋章,并为获得寒假家庭阅读日入围奖的学生颁发奖品,为上学期“橙动力”讲坛演讲者“双卓”授予证书。学业标兵代表邵宇同学做了充满斗志的发言。仪式还邀请了神秘嘉宾——平江中学“老”学霸黄俊老师(99级学长,华东师范大学物理系本科毕业,计算机工程硕士)现身说法,黄老师回顾了他初中的求学生涯,展示了他文理兼修,精思博学的学霸风采。现场精彩回答学生刁钻的《水浒传》提问更是把气氛推向高潮……仪式前还展示总结了学生们丰富多彩、健康有益的假期生活。

附黄老师讲话现场记录整理稿

我是99年进入平江中学的,当时在座的各位还没有出生,平江中学这四个字将我们联系在了一起。  

那时教过我的老师们,有一些已经退休,有的成为了校长,还有一些恰好在我们现在这个年级里奋战在一线任教,特别是8班和16班的同学可以试着猜测下是哪几位老师,其中有一位还是我当年的班主任。回想起读书的那段时间,城市中还没有雾霾,天空还是清澈的蓝色;我们的校园还没有那么大,没有塑胶跑道,没有室内篮球场;没有手机,电脑还没有普及,当然也更没有网络,我的第一台电脑还是通过中考后优异的成绩,用高中奖励的奖学金全额购买的;那时的父母还是年轻的,虽然难免唠叨,但每当我放学回家,母亲总是会边问我学校的情况,边递来点心,上学的途中也总有父亲在我身前为我挡风。当时稍有些叛逆的我,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很对不起他们,如今回首,那段时间是我最快乐、最幸福的时候。我不需要操心生活中的一些琐事,不需要担忧未来,对我来说,那时只有一件最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学习。  

虽然这个过程是很辛苦的,曾经也因为英语课文太长背不出而想偷懒,因为分不清put on和wear的差别而被老师指责,因为忘了背诵捕蛇者说,无奈在默写时用文言文临时“创作”了一篇白蛇传而被班主任和语文老师骂的狗血淋头。不过,在整个学习过程中,我没有拖欠过一次作业,没有抄袭或借鉴过答案;那时教育环境还不如现在,没有那么多课辅教材,当时理科的题目都是老师抄在黑板上后记到本子上完成的我们都认真工整的抄下题目。我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有一次布置了几道数学证明题回去完成,结果有一题无论如何也做不出来,我一直想了很久,始终没有思路,由于时间已晚,若再想下去,担心睡眠不足可能会影响第二天的学习,我只能上床睡觉,但是心里却始终不能释怀,那本数学本我就放在床边一直看到睡着,神奇的是,虽然人睡着了,但是大脑却并没有停止工作,结果在做梦的时候,突然就梦到那道题目当时没有考虑到的一个环节,于是我半夜跳起来,把作业本一把抓过来,行云流水的将这道题目证明完。  

也许现在大家都把我妖魔化了吧,或者认为我是一个十足的只爱学习的书呆子。但事实并不是,我非常喜欢足球、篮球以及一切体育活动,喜欢听歌,不过无论有多痴迷于这些,我始终能够做到张弛有度,不会因此而影响到学习的任务。除了这些,我还热衷于看课外书,一直到现在我还保留着看书的习惯。那时会看各方面的书,有科普的、文学的,也有学习拓展的,对书中所写的一切都很好奇。我总想知道,恐龙到底为什么会灭绝,宇宙的起源是什么,为什么刘备总是喜欢哭,为什么宋江总是要招安,而又是为什么书上说过直线外一点有且仅有一条直线与一只直线平行这个公理有可能是错误的。这个疑问我一直到了大学里才总算搞明白,原来我们初中高中学习的几何叫欧几里得几何,还有一种几何叫黎曼几何,在那里,过直线外一点,找不到任何一条直线能与已知直线平行,所有看似平行的直线最后都会相交,并且爱因斯坦还以此为基础创立了相对论!  

所以,正是对知识的渴求,我会不断的看书,不断的学习,这也是我在工作后还去准备考研究生的原因。不过黄老师最后还是有一个很大的遗憾,那是在最重要也是最后的一次大考中犯下的错误,很多同学应该猜到我说的是高考,在那一次考试中,我平时最稳定最擅长的物理因为犯下了致命的审题错误,将在水平面上的运动看成了竖直方向,导致一道大题16分全扣,结果我物理仅考了131分,满分是150,若不是其他题目几乎全对,恐怕就更糟糕了。而无独有偶,虽然我最后语文考进了全省的前5%内,但是前三道基础题,拼音、错别字和病句,竟然全错,一共白白扣掉了9分之多。好在我平时各科都很平均没有短板,其它几门都发挥正常,最后考取的大学在全国还是排在前列,但是25分的遗憾,却是再也无法弥补的了。  

所以现在,我站在这边,成为了一个老师,我希望我所教的学生,不会出现这样的遗憾,也希望将来在座的各位有人能够为我弥补这个遗憾,可以请大家记住这样一个学校的名字,上海交通大学,若将来有人最后能够考入,请一定记得回平江告诉我!谢谢!